依于仁 游于艺

 

矛盾

最近有点烦, 有点烦, 有点烦

跟生理期没多大关系,就是被周围的人刺激到了

都说要勇敢做自己,我发现这其实做起来挺难

比如对一些不当的做法提出异议或反对的话,就会得罪甚至是伤害别人的感受

哎,其实真没有别的意思,对事不对人

而有时为了保持和谐,又要做到忍气吞声风平浪静虽然内心已是波涛汹涌

很讨厌这时的自己,因为这让我觉得自己很虚伪,不过有人也会觉得这是成熟

所以我会很敬畏把这种技术练得如火纯青的那些人

而我至今不确定要不要把自己磨练得更加“成熟”一些

俺家麻杆儿总说我想得太多,其实道理很简单

林子大了什么鸟人都有,就当是看戏呗

努力工作,拿钱走人,给人打工,操那么多心干啥嘞?!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1)
热度(4)